浪迦

是浪子无家,只唱欢歌…

关于秦时小三前十二集的吐槽…

重新看了秦时明月,嗯,到小三的第十二集为止,默默的发现了以前的我还是太单纯了( ̄Д ̄)ノ
❶雪女和小高一起不是虐狗,是特别虐狗!十二集而已,已经被喂了满满的狗粮(; ̄ェ ̄)
❷原来燕丹不是出场击败二狗子后直接跪…而是不停的出现一下下,和小五的卡门一样不停的蹭镜头(也就是说韩信和燕丹学习了蹭镜头的能力?!)看来他俩就是生命不息抢镜不止的思想继承人啊(*¯︶¯*)【不是】
❸别看高渐离的面目表情和语调十分高冷,然而内心活动可多了(˶‾᷄ ⁻̫ ‾᷅˵) 在三师公出场前一直都是分析帝的样子xxx
❹小高其实很会撩……重新看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跳,然后就发现,小高对雪女的话,不但虐狗,还会激发少女心⁄(⁄ ⁄ ⁄ω⁄ ⁄ ⁄)⁄【啥玩意】突然觉得小高变帅了……
❺所以说为什么练姐受伤后的尽头给了凤儿和二狗子???如果说不看后面的话大概官方站3P的样子……(´・_・`)
❻以前看还没什么,自从看了天九以及后面的剧情后……一口刀子直接咽下……心疼练姐,满满的虐向啊(;´༎ຶД༎ຶ`)【哭唧唧】

非哥的穿越之旅…嗯,真的和我想象的一样嗷~然而其实我想的是非哥单独和三师公见面哼唧( ̄^ ̄)ゞ
话说玄机也够偷懒的…居然在秦时和天九里都放了一遍……玄机您是多不想更新啊喂……
一切都已经变样了,故国没了,妹妹变了,老朋友们也走的走死的死改变的改变…韩梦也是寒梦
莫名心疼非哥没有见到自己亲人好友的成长以及那个当年他们所想的世界。
那时侯的他们,没有赤炼,没有三师公。有的是意气风发,有的是天真烂漫。
看着看着,然后落泪,不经想起和优米和我聊天时说的,要是非为王,庄为将,良为相,这样的国家,多好。
借君三十年,繁华万里好江山。这个好江山啊,我想只有三师公能替他哥看到了呢(毕竟是有历史buff的啊)


强行非良

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呢【捂脸】
玄机一遍一遍的在十周年庆放刀子,害得我看着看着就哭了【望天】

十年一剑,秦怀不变

爱秦时,忆十年,此间明月常相伴
为秦迷,终不悔,尔与青春永相随

祝秦时明月十周年快乐!!!

秦时明月是一很棒很棒的国漫,此生不悔入秦坑!希望秦时明月能越办越好

三花和三傻

大概是秦时明月X王者荣耀的同人文(?)


假设秦时明月的张良和王者荣耀的张良是同一个人,但有两种不同的记忆ε-(´∀`; )
然后下面是恢复秦时明月张良记忆的王者荣耀良
以及儒家大二花的探访

放飞自我的ooc~

刘邦最近发现张良很奇怪,每天嘴角微微上翘,眼睛眯起来的那种,像一只狐狸一样。
嘿,还说不懂女孩子呢,都思春啦!刘邦暗暗想到,不过又有一点苦恼,自家军师那么聪明可爱,居然喜欢的不是自己。
韩信看着苦恼的刘邦和不同以往的张良一脸郁闷。
悄咪咪的问了问张良:“子房啊…你自己怎么了?”
张良眯着狐狸眼,笑得像小狐狸一样:“你猜。”
刘邦在旁边被吓的不轻,夭寿啦,军师居然会开玩笑了╭(°A°`)╮话说为什么会那么腹黑?!
韩信也一愣,又反映到:“嘿,子房啊,最近……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了?”
刘邦在心里暗暗发誓,要是张良说他喜欢某个女生他就撞墙!要是喜欢的是将军的话他就自杀!
张良继续像狐狸一样笑,笑的让韩信心里发毛:“是的哦,要发生一件很好很好的事情呢!”
韩信:这不是我认识的军师
刘邦:+1
张良好像是看出来了二傻心里的念头,叹了口气:“任何人的头脑为什么有那么大差距……”
还有一句没说,那就是当年(?)在小圣贤庄的时候,自己的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智商比眼前这两位可高多了。
一个团队的智商不是看最高的那人而是看最低的orz一个团队的某类代表不是看最高的,而是看最低的。接下来就好很好的证明这点。

接下来几天刘邦和韩信就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张良笑眯眯的把他自己的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每天还在写一些文章什么的。似乎在等待着谁来。
这样一来,会想起那日的谈话,邦信二人开始暗暗期待又抗拒着来的那人。
说期待,是想知道那人究竟是有多么厉害,能把自己这个平时几乎不笑得那么灿灿(?)做事严肃有规律调理的军师变成这样
而抗拒,则是怕来的人要抢走自己的军师。
哦对,还有一天邦信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军师居然越来越嫌弃自己。
刘邦:“雏儿子房不爱我了我心塞。”
韩信:“仓鼠球啊,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的face呢?”
刘邦:“怎么说?”
韩信:“子房爱过你么,爱得明明是我!”
刘邦:“去你妈的韩信。”

在这又一个月之后,刘邦和韩信表示看到了不一样的军师。

天上飞下来了两道身影。
本来和君主将军一起去峡谷路上的军师立刻抛弃了这两智商担忧的二货,奔了过去。
西汉的二傻互相看了看,也跟了过去。
刘邦发生从来都没有见子房跑的那么快过。
韩信奇迹般的没有拆台。

“大师兄二师兄!!!”刘邦和韩信就看着自己的军师飞一样的没有他平时注重的礼节性的大叫一声后飞扑过去抱住那两人。
邦信表示军师从来都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
“我我我想死你啦!”张良的语气像是在撒娇一样,呃,事实上也是这样的。
“你呀。”旁边一个绑着两个蝴蝶结稍微矮一点的男子笑着用手点了下张良的鼻子,“子房好像还是没有变呢,师兄都老啦!”
“不老不老!”张良连连摇头,“师兄又帅啦!”
二师兄温和的笑了笑:“子房还是那么有精神,真好。”
邦信:喵喵喵?!那个“还是”是什么鬼?!军师本来就是很文静的好嘛,好吧好吧,我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大汉药丸
而在旁边的大师兄则说:“子房你现在已经大了,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邦信:放心吧这位…大哥,子房平时形象注意的连我们都要管!
张良吐吐舌头,又眨眨眼睛:“大师兄发现吧,我这不是见了你们太激动了么!”
刘邦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张良,这一动作,差点把自己的鼻血都喷出来,所以吓得他感觉捂住鼻子。
韩信怀疑眼前的张良是假张良。

伏念和小师弟聊了几句,才发现跟在张良时候,一直在咬耳朵的邦信两人。
伏念:“这两位是……”
张良:“一头(基佬)紫头发的是我的君主,刘邦。”
韩信:“你们可以叫他仓鼠球。”
张良:“这位单马尾红头发的是将军,韩信,韩重言。”
刘邦:“你们可以叫他韩跳跳。”
韩信:“刘邦有本事单挑!去你的跳跳!”
刘邦:“我傻啊我,我一辅坦和你一战士刺客打能赢才怪呢!”
张良(恢复以前的样子):“君主你终于有点脑子,知道自己傻了!
伏念和颜路一脸懵逼的看着。
颜路干咳了一声,小声的对张良说:“小师弟啊……他可是你的君王?”见张良点点头后,又继续说:“我们儒家先祖孔子可是认为君臣有别,推行礼乐制度,你这样……”
张良心一暖,刚要开口,旁边的韩信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颜路不确定的看了看伏念:“师兄…我说错了么?”
伏念一脸懵的想了想:“没有”
张良笑了笑:“师兄,我想你们以后会习惯的,现在的,和以前的,不一样了……”
刘邦本来有好多好多话要说,可是见张良那么开心,便忍住了。

张良一拍脑门:“哦对了!重言,君主,忘了给你们介绍,他们是我的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可厉害啦!”
颜路笑了笑:“你呀……”
这一声的宠溺着实把邦信二人下了一大跳。而伏念已经一脸“老子已经习惯”的表情。

于是儒家三花就住在了西汉三傻的窝(呸呸呸)家里。




看心情要不要写后续xxx
其实写这文的时候单纯的觉得秦时明月和王者荣耀的设定结合一起会很萌,比如区别对待什么的…以及儒家三花和西汉三傻。
这都是三人组,也都是非常有爱的一个组合。

话说有没有小可爱希望我写后续xxx

亮良二十題

甲方答题人:諸葛亮
乙方答题人:張良
主持人:劉邦,劉備

1、请问对方的称呼是什么?平时你们如何称呼对方?
亮:稱呼的話,當然是叫子房或是良兒咯,但是子房他有時候叫我卻有點嚴肅
良:孔明先生,有時候叫孔明。
備:想知道子房什麼時候叫小亮亮孔明
邦:肯定是被調戲的時候唄(我懂)

2、形容一下对方,要求夹带比喻,比成动物或者事物。
亮:天然呆但又腹黑的貓
良:好狡猾的狐

3、给对方起一个高度概括,有创意的绰号。
邦:這個我最好奇了
亮:卷毛
良:騙子
備:看樣子有內幕啊
邦: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備:就是啊
良:知道的話我們這「運籌帷幄之中 決勝千里之外」的稱號就白叫了
亮:良兒說得對

4、两人有身高差吗?差多少?
備:還是我的軍師高
亮:肯定有✨差不多十釐米
良:⋯⋯有(好氣喔但仍然保持微笑)

#這裡是私設諸葛亮比張良高十釐米#

5、对方有哪一点吸引你?
亮:很可愛啊,而且思維方式和我幾乎一樣,然後都有一個特別蠢的君主就有傯心心相繫的感覺。
良:孔明先生認真的時候特別帥
亮:難道我平時不帥麼QAQ
良:也很帥啦www


6、你们最大的共同爱好是什么?
邦:我覺得這個不需要他們回答
備:沒錯⋯⋯啊黑暗的回憶唷
亮:⋯⋯呵呵
良:其實是⋯⋯
邦&備:比逼著我看公事!

7、回忆一下,过去是否存在某个巧合,或者一念之差导致二人不能相识?
亮:沒來王者峽谷
良:+1

8、了解对方有什么喜好吗?有没有什么平常不容易发现的小习惯?
亮:大概是睡覺喜歡抱著枕頭睡覺吧⋯⋯不易發現的小習慣大概是每次回去他都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良:還不是為了等你啊!孔明先生的喜好嘛⋯⋯大概是喜歡摸我的頭發(會長不高的啦),小習慣是喜歡輕微的歪著頭寫字

9、两人一起经历过最大的巧合。
亮:都有個智障君主和智障將軍
良:都是軍師
備:小亮亮你這樣說我我好難受!

————高深莫测的分割线————

10、甜的豆腐脑还是咸的豆腐脑?
亮:甜
良:甜的❤️

11、讲一件你最想打死对方的事情。
亮:沒有~
良:睡覺的時候老是扒我衣服
備:夷——
邦:心疼軍師

12、先别打,继续答,讲一件对方让你笑得肚子痛的事情。
亮:可能是有時候表情太可爱了就想笑吧
良:cos劉備放了他和子龍將軍的假
備:我就說為什麼我不記得我讓你們放假了
邦:還好我家軍師很乖
備:想想韓信吧⋯⋯
邦:⋯⋯

13、夸一夸对方。(比如记忆力)
亮:脾氣超級好!而且做事特別認真
良:很有耐心,才華很高
邦:狗糧吃的夠多了⋯⋯

14、能心平气和地答到这一题说明你们很厉害,形容一下两人平时的相处模式?
亮:大概是「今天你那邊情況如何?」「他們都瘋了,你這邊呢?」「好巧,我這也是」
良:好吧,說白了其實就是日常吐槽君主和將軍
邦&備:我該怎麼說呢⋯⋯

15、用你能想出来最肉麻,最动人的称呼叫一叫对方。
亮:良兒寶貝~
良:孔,孔明哥哥⁄(⁄ ⁄ ⁄ω⁄ ⁄ ⁄)⁄

16、举例两人最默契的经历。
亮:有一個智障君主
良:都是男發(但是為什麼你有位移!)

17、定下一个世界观,分别给对方写一个设定。
亮:設定啊⋯⋯大概是賢妻良母吧✅
良:很帥氣很厲害(哎呀我也不會說呢)
邦:沒毛病

18、想象一下假使没有遇到对方。
亮:大概是生活沒那麼精彩,而且沒有人能真正理解我的話
良:少了面對君主的心理安慰。
備:哈哈哈子房的回答我給滿分!不怕你驕傲

19、展望一下未来!
亮:一輩子在一起
良:在一起一輩子
邦:孔明啊,我家良良長大了,就交給你了,要好好對待他啊⋯⋯要是我知道你欺負他你死定了我跟你說!
備:為什麼祖宗你說出了一種女兒出嫁的樣子?

20、最后用两个表情评价一下这段答题历程。
亮:(; ̄ェ ̄) (*¯︶¯*)
良:(´・_・`) ε-(´∀`; )



各位还想看那些cp的問答呢(˶‾᷄ ⁻̫ ‾᷅˵)可以評論唷

抱歉占tag
这里张良熟练度紫色,当然平时也玩玩辅助偶尔玩射手qwq
想求专属跳跳和君主一起打排位www现在黄金四✅
有兴趣的话可以加一下QQ,最好是iOS系统的www
QQ:2673321260

in our story ②

不定期更新

依然是小学生文风( ̄^ ̄)ゞ

韩信的感情是纠结的,但在这里确实依然暗恋着张良。

孙尚香腐女设定✅


“阿季。”韩信看了看言灵书,“我要走了。”
“你去哪?!”刘邦这回很快的回答了,没了以往的吊儿郎当。
“去找军师,找到他,并带他回来。我……还有话和他说,他的书,我还没还给他。”
“我陪你。”
韩信惊愕:“江山……不要了?”
“和你相比,你更重要。”


“哇塞,小亮亮你还真带了个回来啊?”刘备表示惊呆了。
孙尚香白了刘备一眼,刘备缩缩脖子,不再说什么。孙尚香又笑着对诸葛亮说:“军师你打算什么时候成婚啊?我来包办你们的婚礼!不过你倒是也要把你媳妇带过来给我看看。”
“……”诸葛亮看着这一对无时不刻秀恩爱的夫妇感到无爱了,“并不是媳妇……他,是男的。而且失忆了。”
“是男的又不是不可以。”孙尚香心直口快的插了一句,刘备点点头:“香香说的对。男的也可以,就像我祖宗和他的将军一样,一聊起来就停止不住。”
主公你咋不说你二弟和三弟,子龙将军和奉先将军呢?!

诸葛亮从刘备那儿回来的时候发现张良依然呆呆的坐在桌边。
“怎么了?”诸葛亮走过去坐到他的对面,试着用手抚平张良的白色卷发。
“你……您,您为什么要收留良?”
“不知道。”诸葛亮说的很直白,确实,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收留他,但从心底有一种声音告诉他要收留张良。
其实诸葛亮已经看出张良并不是想问这句话:“你是担心我会赶你走?”
张良面无表情,对自己的心思能被看出来一点都不惊讶,很诚实的点了点头:“是的。”
心疼这孩子。诸葛亮心头的想法,不过有被着想法吓一大跳:我这是怎么了?
其实张良看上去是和诸葛亮差不多大的,只是因为人比较瘦弱并且比诸葛亮矮才会让诸葛亮产生一种怜爱感。

刘邦和韩信安排好国事就悄悄离开了。韩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这样接受了刘邦呆在自己身边。
子房……怎么样了呢?现在还好吗?
不管你多远,我一定会找到你,并带你回家。
韩信握紧拳头。刘邦走来一把搂住韩信。笑嘻嘻的看着他。
子房,也许我知道为什么你喜欢阿季了,只是……韩信扭头看了看刘邦。
你比他更好,对我也更重要。
我想你。

记忆是混沌的,又或者说是苍白的。张良似乎知道了点什么,但想仔细思考是却什么都想不到了。头好痛。
他是谁呢?这个问题正如张良的“我是谁”一样,纠缠着诸葛亮。
为什么他会来这里?
诸葛亮的眼中全是温柔:张良,以前估计尽力过一些很悲哀的事吧。如果你记不得,那么应该是好事。
张良用手撑托着腮,望着满天的星斗。
诸葛亮将外套披在他的身上:“入秋了,小心着凉。”
“嗯。”张良的声音似乎有点差异,“谢谢孔明先生。”
“别叫得那么生疏啊,以后我们可是要住在一起了呢。这样吧,子房,你就叫我孔明就好。”诸葛亮靠在张良的耳边轻轻的说,嘴角微微上扬。
“……是。”

“香香你拉着我来小亮亮家干嘛啊?”
“笨蛋玄德,嘘,安静点,蹲点懂不?”
“蹲……什么点?”
“你是傻了还是笨了啊?!当然是诸葛亮的啦!”
“是是是,香香真聪明。”
“哼。”
于是乎刘·狗仔·备和孙·狗仔·尚·是腐女·香就看到了诸葛亮将自己外套给张良披上的这一幕以及……
诸葛亮靠在张良的耳边。
刘备和孙尚香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激动:哈哈哈军师(小亮亮)恋爱了。
关羽张飞路过:“大哥,嫂子,你们在干嘛呢。”
“嘘,别吵,正在蹲点呢!”刘备孙尚香默契的说着
-二哥我好像又被塞了一口狗粮,蓝受香菇
-别说了,我也蓝受啊。
看样子蜀也吃枣药丸。

“我们去哪呢?”
“君主,陪我去见一个老朋友吧。”
“好,你愿意,我陪你。”




啦啦啦啦大家猜猜韩信所说的朋友是谁ε-(´∀`; )

in our story ①

不定期更新,大概有五篇吧……
吃我亮良cp!!!军师组好萌的说,有人吃吗?

这一期的亮良部分可能很少xxx
先是西汉组的混乱关系。
一开始是良➡️邦 邦➡️信 信➡️良

完美的写崩了的样子。


“军师怎么办啊!”韩信扛着刘邦,很急的对张良说,“你的书里有没有办法啊?”
“没,没有,目前没有……”张良的声音里带着点哭腔,双手不停的翻着书页,颤抖着。
突然翻着书页的手停下了:“啊,重言,我找到了!”声音里带着欣喜又有一丝忧虑。
张良知道韩信喜欢自己,也知道刘邦喜欢韩信,更知道自己喜欢自己的君主。
也许我的确是我该离开了吧。张良温柔的盯着刘邦,我的君主,接下来……祝你幸福。然后转身对韩信说:“重言,我找到办法了,只是会付出一点代价……接下来,你可不要和君主吵架啦!万一君主又这样了,还真没有第二个良了。”
“啊?什么?”韩信不傻,听出了张良的言外之意,刚想阻拦,被张良身上放出的来自言灵的光格挡在外。
“再见。”张良看了看刘邦,又看着韩信,笑了。
言灵治好了刘邦,但张良却消失了,只留下了张良的言灵之书。
韩信在震惊中影影约约听到一句:“重言放心,我没死……我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而已……君主他醒来后你会记得我了,同样,当我到了那儿,我也将忘记你们。”
“那——你在哪儿啊!”
没了回答。

放下了。君主,祝你幸福。重言,抱歉啊……张良感到自己在变小,在下坠,迷迷糊糊想。

“香香香香别生气了啦!”刘备安慰着生气的一直在砸东西的孙尚香,“我和小亮亮真的没关系啊,相信我好吗?”
孙尚香依然黑着脸。
见自己媳妇依然不理他,刘备想了想,对孙尚香说:“这样吧,这几天我们帮小亮亮找一个人陪不就行了吗?”
“……笨蛋刘玄德。”

刘备一脸尴尬的对诸葛亮说了这件事。
“所以主公带臣出来干什么……”诸葛亮无奈了。
“当然是——”刘备停顿了下,“找媳妇啊!”
“……臣觉得臣可以走了。”
“啊啊啊小亮亮别这样啊!”

张良眼前依然黑乎乎的。只有两个念头。
头好痛。
我是谁,这是哪。
第一个的疼痛感还在继续,张良判断出这是真实的。
而第二个,张良认真的想了想,哦,我叫张良,字子房。这里是哪我不知道,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啊,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感觉,身边好像少了两个人?一个很会跳吧,好烦的样子;另一个似乎有点无赖,但……他们都对我很好。以及,我的手中似乎少了一个物品……啊对了,是书,言灵书!
张良笑了笑,总算想起点什么了,虽然依然没有记起自己从哪里来。

“唔……重言?”
“臣在。”
“谢谢你。”刘邦笑嘻嘻的给韩信一个大大的拥抱。韩信没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言灵书。
“君主,请自重。”韩信歪了歪头,“还有,这没什么值得谢的。至少不是谢我。”
“喂雏儿啊,不谢你谢谁呢?”
“谢军师。”
“军师?唔……我没有军师啊。你说笑了吧?”刘邦认定韩信是因为不好意思下这样说的。
韩信也没什么可说的了,继续看手中了言灵书——不知不觉间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的字在写着,但韩信却看不懂,但他却知道,这本书的主人还活着,上面写的就是他的故事。

眼中有一个白发少年,带着单片镜,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
不知为何看着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位少年用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摇了摇手中的扇子,不理会在自己旁边的刘备,直径走过去。
“你在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你是谁?”
少年不回答诸葛亮提出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另一个。
诸葛亮笑了笑:“我叫诸葛亮,字孔明。你从那里来?”
“哦……”少年看了看诸葛亮,“我是张良,字子房。良不知道良怎么来到这的。”
张良略带歉意。
“哦,失忆的家伙。”诸葛亮不由得升起一份怜悯,摸了摸张良的头,张良嫌弃的闪开。
“不如跟我走吧?”扇子又摇了摇,诸葛亮笑眯眯的对张良说。
张良歪着头看了诸葛亮好久,然后再点了头。
“好。”
-未完待续-

最情歌

校园设定

韩信视角xxx

歌词原创xxx自己也是唱过的所以大家也可以试试哼唱哼唱✅



别人都说,时光如水
但水流过还会有声音呢
也有人说,光阴似箭
但箭飞过还会有背影呢

……

唱片咿咿呀呀的播放着。25岁的韩信的眼睛半睁半闭。
这首名为《时间》歌对于韩信来说,简直唱出了他的心声,唱出了当年初中时的一段放荡不羁的时光。

那时候我们都小,不懂事。
当老师宣布他当我同桌时,我特别开心。
和他呆久了,我觉得他是最纯洁的人了。他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一些比较污的话语,也不知道要和别人勾心斗角。
他唱歌特别好听,声音比较空灵,但又有感染力。他呢,是全班最小的,是个天才。
那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十四,他十二。

他喜欢上课唱歌。本来呢,我不怎么爱听歌的,但是啊,自从听了他唱的歌,我又重新把原唱的拿出来用了一遍。不过没有他唱的好诶!
他唱的歌,我都会去听。久而久之,我也会唱了,但是没有他唱的那么好,那么习惯。他主唱,我是在旁边帮他记词,伴唱。
班长荆轲说我们很配,我感觉我的脸红了,但是啊,他依然是一脸淡定。
也对,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我成绩不好,而他又那么优秀。

初中三年,我最开心的就是体育嘉年华的时候了。记得初二那年的嘉年华,我去跑一千五,他拍拍我的肩膀,一脸认真的对我说:“我希望你能拿前三。”
你知道吗,其实有你的祝福是行的哟!
跑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为我喊的加油声,我真的有史以来都没跑的那么快。第二名!谢谢你。

还有学校举办的球类嘉年华。被称为跳跳的我怎么可能不会参加嘛,只不过,我参加的目的却只是为了他,但他,却不知道。
高渐离打球时因为荆轲坐在他前面的那个位子,居然投一个进一个,啊这小子可以啊!
然而我上场时,看到几个好兄弟拉着他似乎想让他也坐在那位置可惜他没来。
但我知道他一直在注视着我。我投进了一个三分球,他好开心的样子啊,笑的好灿烂!
以及后面几场他都坐在了最前面的那个位置,让我好惊喜啊。最后一场失败了,也只有他没怪我的失误,而是安慰我。真好。

时间啊
我想你应该只是你自己吧
调皮而任性的存在
看着我出生
看着我学步
看着我长大
然后再看着我慢慢失去
是不是就为了告诉我
好多物啊,
只有失去了你才回去珍惜
……

继续放唱着。这一段的旋律开始带着一些暗暗的伤感。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说他有一个对他很好的哥哥,叫刘邦,在其他班里。
啊,刘邦?为什么这个讨厌鬼是他的哥哥啊?
他笑了笑,补充了一句:“哦,是我自己认的哥啦。”
唉…不就是认了一个哥么,没啥……

但是之后他每天和我聊天的时候都会说一句——我哥也会这样子诶!
哦,妈的刘邦。

然后有一天,他QQ上发了一个截图,刘邦对他发了三句“我爱你”。他问我,一般你们发这句话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哦,感谢他对情商低!
我对他说,没什么的啦,就是哄哄你,让你开心。
他相信了。珍惜他一直那么单纯。
但是,那狗日的刘邦居然约他一起放学回家!妈的我都没有和他一起回家过!!!他居然还答应了……生无可恋啊!

之后他几句中都离不开刘邦。我也把我打算告白的话憋住了。他,大概已经和刘邦在一起了吧?

时光它什么也不是
它只是他自己
我就在它的注视下
在此唱着它的歌
……

一曲结束。韩信的眼泪已经把衣领弄湿了。
子房……我想你了。

—请问……这里是韩信家吗?
门外传过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您……啊……是是是的!
这个声音是邻居的,非常吃惊的口吻?!来的人,是谁呢?
—嘘别说。
—那——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啦!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韩信故意磨蹭了会再去开门。

——什么?!是你?!
来者听到屋内放着《时间》这首歌,笑了笑。
——什么嘛,同学一场啊!听我的歌有没有想起我呢?”
——你的歌!
——嗯,听不出来吗?
——听不出来,你的变化太大了。你怎么找到我的?
求你了,千万别说出你和刘邦成亲的这事!
——想你,自然就能找到。同学聚会,来吗?
——来!

西汉日常



喔喔张良的设定是女扮男装( ̄▽ ̄)然后刘邦韩信一开始不知道xxx

哦对了,是现代设定,以及虞姬是腐女设定

人物ooc属于我

韩信和刘邦都喜欢张良,嗯,情敌关系。但是呢身为情敌却有除张良喜欢上自己外同样的愿望——看到张良吃醋的表情。
于是作死二人组开始了行动。
张良刚从房间出来,就看到韩信被刘邦压倒在地。韩信正内心吐槽着为什么刘邦这么重的时候就看到张良出来了。
张良看到这一幕立马拿书挡住脸,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很完美。
张良的脸如果不是被书挡着绝对是红透了:“哦……抱歉……打扰你们了……对,对不起……”
刘邦和韩信愣住了,啊,不对啊,子房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韩信这时喊了一句:“子房,别走啊……”
张良这时已经头也不回的回到房间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重言!居然喜欢让别人看自己被操!”
刘邦表示虽然没看到张良吃醋的表情但听到这句话表示非常开心——只少我是攻!

第二天张良出房间看到了韩信壁咚刘邦的画面……
张良表示画面太美不忍直视——没想到我的室友如此可怕x
张良拿出手机又拍了一张,然后仔细想了想,说:“啊恭喜你啊重言,你反攻了。”
刘邦急了:“你那里看得出来他是攻啊!”
韩信:“刘老三你少说一句会死啊!”
张良冷漠的回到房间。

张良回房间以后立马发给虞姬这图片——这是虞姬告诉他以后要是看到俩男的这样子一定要拍照并发给她——虽然张良并不知道为什么。
虞姬看了这照片表示非常非常的开心,于是对张良说她明天就带着她的男朋友过来。

第二天虞姬带着项羽来到了他们家里。刚到刘邦和项羽就……互怼。而虞姬则一把扑过来抱住张良:“哇啊啊师兄我想死你啦!你给我发的图片真是太太太太棒啦❤️”
张良摸了摸虞姬的头,微笑:“你开心就好。”
虞姬说:“如果你不是我哥我就嫁给你……诶不对,应该似乎我们也不是有血缘关系哦……这样吧,项羽我们分手!”
刘邦和韩信一听,着急了,异口同声道:“不行!虞姬你离子房远点!他是我的!”
项羽反应慢了半拍:“你开心……就好……”

刘邦好奇的拍拍项羽的肩膀:“老兄,为什么虞姬这样你都不吃醋?”
项羽一脸无奈:“没事,虞姬她就是喜欢捣乱……再说了,张子房她可是虞姬的师姐,她们这样开玩笑又不是一两次了。”
刘邦大惊未失色:“啥?子房他……她是女的?!”
韩信自言自语:“我果然不是弯的……”

然后他们走后张良感觉背后一股恶寒……
嗯,刘邦和韩信盯了张良的胸一天,然后共同发现了:“我家子房居然是平胸Σ(・□・;)”
张良:我家有俩流氓怎么办,在线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