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迦

是浪子无家,只唱欢歌…

纸条


#邦良/信良/萧良#【大概?

是甜的是甜的是甜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人设ooc了惹,尴尬😂



刘邦喜欢他的军师,但却不敢和张良说。他对张良很好,好到连萧何都看出了猫腻,但他的军师却不知。
张良是来自天上的天使!刘邦想。
其实,张良打小生活在山上,生活的圈子也只有自己的师傅和师妹。再加上性子原来就不喜喧闹,于是就有了这个智商高而情商将近负数的军师了。
也许也就是因为张良的单纯,刘邦这个流氓【划掉】君主才会如此喜欢他。
“良良良良~~”
“君主,什么事?”
“没啥,就是叫叫你而已啦~良良要喝茶吗?”
“不了。”张良停顿了下,看看刘邦,“如果有一天……我走了,怎么办,您……会想我吗?”
刘邦意外军师会说这样的话,但他看张良的眼神却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废话,当然会想你了,不许走,听到没有?!”
刘邦怕张良离开他,所以一直强迫自己不想这件事。只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啊。
张良低下了头,轻轻的说,“嗯……”
“良良……”
“嗯?”
“没什么,就是叫叫你。”
萧何走来:“要是你没事的话,那就赶紧去做你该做的事。”
刘邦:QAQ

韩信喜欢张良,一个是战无不胜的将军,一个是运筹帷幄的军师,这是一个很好的组合。当然,这都是韩信自己想的。无奈张良的情商低,很难理解到。
韩信知道自己的主公也喜欢张良。
但张良喜欢主公吗,韩信也不知道。

萧何表示君主和将军都疯了,大汉药丸。
张良表示任何人的头脑差别怎么那么大,值得思索。

韩信一直把话憋在心里,自问他不像刘邦那样厚脸皮【大误】。然而他就是希望张良能多与他交流,多看他几眼……

“啧,将军近来怎么这么关心军师呢?”刘邦看出韩信也对他的军师有好感,可故意这样问。嗯,他对韩信老看张良表示了深深的不爽。
“子房的身体一直都不好。”韩信停顿了下,“现在天气可冷了,子房穿的那么单薄,万一病了,这可不太好……”
韩信没说出心里话,他清楚,一旦说出来了,未来他们的关系可能会恶劣化。刘邦也是个聪明人,虽然他的聪明没放对地方,既然韩信不说,那他也不去说破。
“你自己的心可要自己清楚啊。”刘邦笑了笑。明显的不怀好意,韩信想。

萧何表示对自家这边的君主将军军师都无语了。天下明明都还没平定下来,项羽这个敌人还在,他们却……嗯好像张良这孩子也不知道他君主和将军的心思。可悲啊。
其实萧何打算去问问张良的来着,但是观察了几天发现,张良还真是不·知·道!情商还真是低啊……默默吐槽着。


“子房啊。”终于,萧·受不了君主和将军的争吵·即将崩溃边缘·何按耐不住好奇心,去问了张良,“我问你几个问题行不?”
“诶,问什么啊?”张·一脸茫然·实力懵逼·良问。
“因为我对你产生了好奇。”⬅️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啊,反正就凭张良的情商也听不出来。
“好奇心会害死猫。”张良看着萧何默默吐出这句话。
“没事,我是人,不是猫。”萧何笑了笑。

But!
刘邦和韩信就在后面偷听啊!嗯,没错,堂堂君主和将军正·在·偷·听!!!
刘邦表示没想到萧何你是这样的丞相我家良良辣么聪明可爱单纯不做作连我都没有说的那么直白和他说怕什么是你……
韩信表示萧何居然抢我媳妇【划掉】还是不是兄弟了而且君主啊子房为什么是你家的……

当然了,此时的萧何与张良并不知道他们在偷看的来着……

嗯,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定会有如下感想:
萧何表示刘老三韩重言我这是在帮你们问个清楚你们干嘛要有一副“萧何你对不起我”或“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萧何”的表情啊……
张良表示我把你们当兄弟,为啥你们都想你睡我……

咳咳,跑题了。
接下来萧何的话让刘邦觉得萧何真不愧是他的好兄弟然而韩信不开心了:“你喜欢君主吗?”
其实张良的眼中喜欢就是等于在一起很开心,在他的身边就有许多人被他这样子定义。对于他的人生观还是他那实力师妹虞·实力坑师兄·其实只是因为不小心才这样的·姬教的。
张良点了点头:“喜欢。”
喔喔这下子刘邦开心的不要不要的,而韩信却一脸失落,刘邦刚想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时——
“那你喜欢将军吗?”
“喜欢。”
刘邦的手就这样僵在那里,韩信的表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他们两个如果只能活下来一个的话,你认为是谁呢?”
萧何继续提问。看样子萧何对张良的人生观已经无话可说了。
“嗯……”张良歪了歪头,蓝色的眼睛里划过一丝伤感,“如果只有他们能活下来的话——我认为是君主……国不可一日无主啊……但是,我想,重言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吧,重言可厉害了……”
张良强迫自己用轻松的语气说话,然而他眼睛中的伤感已经出卖了他,萧何听出张良还有话没说完。
“你在隐藏。”萧何冷静的说。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疼张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保持冷静。
“我想,你也知道的吧。”张良的声音里有一丝落寞,“我下山的任务是消灭大魔王,平定天下,而已……而且……”
张良咳嗽了几声,突然晕倒了。萧何只好把张良背到他的房间里。
而已……而且……
张良声音的寂寞一直回荡在萧何的耳边。
而刘邦,则突然想到那日和张良的对话——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您……会想我吗?”
良良会走?刘邦不愿意相信。
韩信也沉思着。
他其实也一直害怕,害怕张良完成任务后便要回去,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而且,子房的身子,怎么越来越不好了?
他不想张良离开。
这一点,刘邦和萧何也是这样想的。
这一刻,刘邦韩信萧何才意识到,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人,而那个人,那个总是自信的运筹帷幄的军师张良张子房不可能一直陪他们到老,到死。
这一段时光,突然过的很慢很慢……

张良其实生病了,起初不严重,后来由于不负责任的刘邦以及老是捣乱其实是想吸引张良注意的韩信让他太过操劳才导致的。
那天萧何送张良会房间时,亲了他一下;刘邦看望他的时候,拉了拉张良的手;韩信来到房间后,静静地坐在张良的窗前。


刘邦战胜项羽了,可却没有一丝开心的心情,萧何韩信亦是如此。
张良的目光似乎很悲伤。
军师,要走了吧……
刘邦走到张良面前:“良良,你似乎不开心?”刘邦很想说,良良啊,既然不想走,那就别走了呗,我在这,一直都在,我可以陪你,一辈子!
张良抬头看了看刘邦,又地下头去了。他很小声的说了句:“我师妹死了。”
……

终于有一天,张良默默的对刘邦说了句:“君主,良……要回去照顾我师傅了。师妹死了,师姐离开了,师傅他老人家啊,也只有我了……”
刘邦不知道怎么想的,他感觉自己很无力,但还是同意了。
张良走的那天,刘邦韩信萧何都来了,四个人都没说话。很寂静。
“保重。”张良冲他们笑了笑。这个微笑里,似乎隐藏着悲哀。
“……”回应他的依然是沉默。
张良走了,头也不回,他怕他一回头,会哭。他不想给他们留下这个印象。
“喂——子房,张子房!”韩信突然冲了过去,把张良吓一跳,“我……能抱抱你吗?”
“当然了。”张良笑了笑。刚张开双臂,就被韩信紧紧抱住。这一次,刘邦没有闹。





三年后。
白发少年抬头看了看,大概就是这了吧……下雨了。
“喂喂喂,刘老三啊,你说今年子房回来吗?”红发男子质问紫发男子。
“叫君主!”
“就不叫!你不是说过了嘛,外出我就不用叫你君主啦!”
“而且也不习惯。”萧何默默补一句。
张良笑了笑,全然不知泪水以掉落。忘了带伞,这也好,让人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良良良良~~”
“啊子房你真的来啦!”
“你怎么还那么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小心感冒了!”
张良转过身,给他们一人一个拥抱。
“是啊,我回来了。”
明明下着雨,可张良那温暖的微笑却让他们感不到雨在下。
“毕竟——”张良挥了挥手中的三个纸条。
这纸条,是三年张良晕倒时他们三个轮流照顾张良而不约而同给张良的。

一阵风吹过。张良温柔轻声说了一声:“是啊师妹,生活又绕了个圈呢。”

-END-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