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迦

是浪子无家,只唱欢歌…

信良字母二十六题(一)

欸大家好啦~介里浪迦,欢迎勾搭~
感觉萌信良的好少
只好自己产粮了ε-(´∀`; )
希望有人能喜欢哟~

嘛……有点啰嗦就嫑在意啦

⚠️注意每个都是分开的小故事⚠️

以及人物严重ooc


有糖有虐( ̄▽ ̄)

A-accident(事故)
#现代设定,张良私设路痴#
“我出发啦!”韩信手上抓着面包,脚踩着滑板,冲张良挥挥手,就走出门外。
“嗯。”张良默默看着韩信的背影,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了声,“路上要小心啊。”
“子房~我会早点回来哒!很快哟!”
有时候不经意间的分别,也许是永远。
张良决定去超市买点东西。但是由于怕手机丢,就没有将手机带出去了。嗯没错,明明是个路痴却没有做路痴的觉悟。张良在做了无数辆公交车之后,彻底迷失在城市中。
早知道就做出租车了。张良暗暗想到。终于,等他买好东西再平安归来,已经半夜了。
家里黑乎乎的,看样子韩信并没有回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啊,张良想。
韩信其实回来了一趟,在家里等了好久依然不见张良的身影,于是他开始慌了。韩信知道张良是个不亚于宫本武藏的大路痴,再加上交际能力弱于常人,便很担心的出去找。
张良想等韩信回来,于是一直等到十二点。发生什么了?张良心中很不安,他知道,韩信不可能会不理他自己出去玩那么久的。
“零零零……”手机响了。“喂,请问是张良先生吗?韩信先生被车撞了,现在已在xx医院。”
张良的手抖了一下。
“您是他的亲人吗?请过来下,谢谢。”
“……好……”
张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
“张良先生……很抱歉,韩信先生现在依然昏迷不醒,我们尽力了……能不能醒来就只能看他自己了。”医生对他说。但张良只是一直注视着韩信。
“重言……醒醒好不好?”
“重言啊,别偷懒了……”
“重言重言别装睡了行吗?快……快醒醒啊!”
“重言,不是说好带我去走遍世界的吗?”
“重言你再不醒来你就是一个大骗子!”
“重言……”
……
张良一直在与韩信说话,可韩信的心电图还是变得越来越平,最后……韩信的眼睛闭上了。
无法挽回了。
火化场上。
张良没有哭,也许是因为泪已经流干了吧。他注视着韩信的身影送入火化,然后慢慢消失……再见。张良在心里默默道别。


B-back(背后)
#韩信-教廷特使 张良-天堂福音 客串:刘邦-德古拉(邦哥对不起)#
韩信看着张良,躲在阴影里。突然,看到一个身影闪过。谁!韩信突然警觉起来,他盯紧了张良。
“德古拉。”张良的声音出奇的平静。
“哟,小家伙,还记得孤啊。”一丝戏虐。
“你又来了,干嘛?我们这不欢迎你。”张良停顿了下,“而且,身为吸血鬼的你不应该出现在教廷里。”
“小家伙,你这算是关心孤吗?”
韩信看着德古拉靠近主教的脸。他不自觉的皱皱眉。好气噢,连我都没这么近的凑在子房旁边!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张良看上去有点恐惧,但又有一丝无奈。
德古拉凑近张良的脖子,眼看就要咬上了,张良才反应出来,连忙拿起书,一把拍到德古拉头上。
“别太过了。”
“没想到主教大人对我这吸血鬼那么信任啊!”德古拉笑了笑,反而更凑近了张良,盯着张良的眼睛,极为认真的说“你知道吗?天堂福音张良,我……”
韩信讨厌眼前这个吸血鬼,超级讨厌。一个箭步,拿起长枪就刺上去。德古拉连忙躲开。
张良看了看德古拉,又看了看韩信,往韩信身后挪了挪,脸上的表情总算放松了一点:“重言重言,你终于出现了!”
张良拉住了韩信的衣角。韩信低头看看张良,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又转眼看着德古拉,“吸血鬼啊,你怎么大白天的在我们教廷人员面前捣乱,而且还调戏主教大人?”
其实别看韩信表面一脸正义其实那些已经不淡定了:啊啊这个讨厌的吸血鬼居然这么靠近我家子房,好气噢好气噢!话说我家子房这表情萌爆啦~我决定了,他是我的谁都别动!
“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敢坏本公爵大人的好事!”德古拉心疼自己连表白都没表白好就被打断了。
“快滚。”韩信手里拿着长枪,冷冷的看着面前这自称公爵的吸血鬼。然后嬉皮笑脸的转过身:“子房你要小心这个人哦——别让他离你太近,尤其是脸。”
张良抬头:“嗯。”
“还有——”
“什么?”
“你背后的一切,我帮你承担。”
“谢……谢谢重言。”
“嘛,以后就不用客气啦,这是我的任务哟~”
韩信的笑容在德古拉伯爵眼中很狡诈。
“所以,你在害怕的时候就叫我。我永远的在你的背后保护你。”韩信说这话的时候看着张良的蓝色眼睛。
“好。”
我的背后是你,你的背后是我。
我可以放心的将自己的背后交给你。


C-camera(照相机)
#现代设定#
“子房!”
“啊?”
卡擦——
韩信拿着相机,趁张良回头之际拍下了这照片。
“子房子房你好可爱!”
“……”
“诶诶诶你笑了哈哈~”
“噗嗤——”

D-different(不同的)
韩信又做梦了,估计又是以前的那些噩梦吧。张良看着韩信,皱了皱眉头。帮韩信盖好了被子。
韩信已经连续发烧九天了,还不见好。
“别……别走……”韩信喃喃道,声音很微弱,但手却紧紧拉住张良的左手,“陪我行吗?我……不想……再一个人了……”
张良停住了刚要迈开的步伐。转过身,蹲下,左手依然任由韩信拉着,右手搭在韩信的额头上。
张良闭上了眼睛,轻轻的说:“嗯,我不走了。你不是一个人。我们是家人,我在这儿,在这你打下来的土地上;君主也在这里我们都不会离开你的。”
“子房……”
“良在。”
“我……你……”韩信的声音很轻,“你能给我讲一个故事吗?”
“抱歉,我不太会讲。”
“那讲讲你的事?你曾经的事?”
“这些啊,你都知道的啦。”张良笑了笑,“我从小就被当成异类,一出生头发就是这颜色了。我对我父母没什么记忆,师傅告诉我,我是他在一个冬天里遇到的。”
张良停顿了下,继续讲:“我真的很感谢我师傅,他给了我生命。我有一个师妹,妙戈——虞姬。记得虞姬小时候总是闹出点事情,连师傅都拿她没办法。我还有一个师姐,她的名字,我忘了,反正呢,师姐大概是师傅最为骄傲的一个弟子吧……”
张良突然停住不说了。韩信睁开眼,正好与张良蓝色的眼睛对视。
“子房……你知道吗?你不是异类,你只是与大家都不一样而已。”
“不一样?”
“嗯……是不一样……但这很重要。”
“为什么啊?”
“因为你的不同,我才可以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出来哪个是你……然后……抱住你。”
“……睡觉吧……”张良的耳根红了。
“嗯,子房陪我睡吧!”


E-eagle(老鹰)
张良想写给韩信一段话——
你就像老鹰一样。
和老鹰一样厉害,果断的态度,以及……说一不二的决心。
你知道吗?老鹰这种生物呢,活到了四十年左右就是一道坎,只有在老鹰的坚持不懈下才能重新振作翅膀,飞向天空。再一直活五十几年。
老鹰拥有的,是信念。
你也是拥有信念的,你会为自己而努力,为约定而去做到努力实现。
天高任你飞。
张良想想,自嘲的笑笑,韩信你就在自己的身边吗,干嘛要写这东西给他呢?!随手将此撕了。
是的,张良发现自己喜欢韩信,但……他不敢想象韩信对他的看法。
韩信突然冒出——“子房!在干什么呢?!”
“没……没什么。”
“你有事瞒着我哦~”韩信笑了,“让我猜猜吧!比如——
“我猜啊,你喜欢我!”
“欸欸欸?!”
啊。忘了说,重言的眼力也和老鹰一样呢!
“张子房——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