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迦

是浪子无家,只唱欢歌…

前世记忆【邦良/信良】


#精神病院院长邦,精神病人信,心理医生良#

跳跳的回忆取自他们的皮肤,可以自己看qwq

脑洞来源《天才在右疯子在左》这一书中的某一篇。

【一】
“喂,良良啊,我觉得我这里有一个病人你肯能会感兴趣哦。”刘邦打电话给张良,露出了一副流氓样,“不用谢我,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会给你——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
“欸?”张良才刚起床,声音显得很懒洋洋的。再模糊张良也知道刘邦没有脑子。
“哦,就是当时看到的那个正在发疯的红发杀马特。”刘邦好心的给张良补充了一句,“你来吗?”
“我吃好午饭再过去吧。”
“良良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刘邦说好后才发现张良已经挂断了。他自嘲的笑了笑,哎,泡个医生怎么这么难啊。

【二】
张良中午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
张良是个心理医生,他看一些比较特别的病情。大学时曾经做出了一篇惊动全国的论文。
发现刘邦已经在门口等了。刘邦递给张良一瓶饮料:“你……小心点,这病人经常发癫。”“嗯。有病人的资料吗?”“有的,等我一下,我去找给你。”刘邦打开电脑,找出了病人的资料。张良看了看,在自己的本子上做了些笔记。
病人姓名韩信,有严重的妄想症,经常发疯,以及……尤其是见到刘邦的时候。
韩信是在三年前被送入医院的,他是一个人住。说来也巧,三年前他出门时走在马路上,本来什么时都没有,但是他看到了刘邦在缠着张良,就突然疯了,冲上去死死抱住张良。当时实在是把张良下了一大跳。
刘邦表示好气噢,自己都没和张良那么亲热呢!
于是韩信就被送进医院了。他一直唠叨着刘邦是他的“世仇”,以及他有他前世的记忆。

【三】
“你好。”张良用他千篇一律的话来开场。
“你好。”韩信看起来很正常——如果不看他被铁链子绑住的话。
“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哦,你来找我就这事啊!”韩信笑了笑,吓得张良往后走了一步,“没问题。哦,对了,我,很可怕吗?”
“没,没有……失态了,抱歉。”张良好像刚回过神来。
韩信耸耸肩。他们面对面坐着,不知为什么,张良看着韩信这样被绑着很不舒服,于是便在韩信惊讶的表情下走过去,解开了他的铁链。
“谢谢你。”韩信挥了挥手,做了些运动,“这下舒服多了。”
张良打开录音机。
“你真的有前世的记忆吗?”
“你就是来问这个的?”韩信笑了,“当然啦,还不止一世呢!”
“欸?”
“你知道吗?你这表情很可爱哟。当然啦,我的医生,为了感谢你,嗯,我可以给你讲一讲我的前几世。”
“谢……谢谢。”张良觉得韩信并不疯,至少现在看来比刘邦好正常。

【四】
“啊,我最先记忆起来的,是一段很神奇的记忆。那时候在打仗。”“打仗?”“嗯,是打仗。那时候还只是冷兵器时代。我,是国士无双,那又怎么样呢?
我那一世也叫韩信。曾经受过胯下之辱。当年没人能看得起我,除了君主,丞相以及……军师。”
张良看到韩信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幸福。
“我喜欢军师,但我不敢告白。军师很温柔,也,很可爱吧。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很厉害吧,对不对?只要有他在,我从来都没打过败仗。
“嗯……我喜欢军师。对啦,我的医生,你知道吗,军师的姓氏和你一样,也姓张,他叫张子房。他身体不是很好啦,所以我都有机会去照顾他——可惜他都不懂我的心意。
“然而本以为我能他一辈子,哪怕不告白。但是我忘了,我的恩人,我的君主也喜欢子房。
“好像因为某件事情,我……把君主惹恼了。还记得那时,是子房跪在君主的军营前两天两夜,最终晕倒。那时候,是冬天。因为子房,我获救了。但是,日子不再像过去一样了。
“再后来,子房和君主在一起了。君主说看在子房的面子上答应我三不死,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不杀。
那时候我正伤心,自己暗恋的人和君主在一起了,但我又想,子房这样就能生活的好一点了吧。死之前,我才知道,子房是为了我才……你知道吗?死的当天,我见到了他,他哭的很伤心呢。”
“等等!”张良有点懵了,“你的君主不是答应你三不杀嘛?都有这样的限制了,怎么杀?”
“你小看他了。”韩信冷笑几声,“他啊,套了个麻袋在我头上,这样我见不到天和地了。然后,叫宫女用消尖的竹子将我戳死了……”
韩信低了头。
“疼吗?”张良看着韩信,脱口而出。
韩信点了点头:“很疼,我到现在似乎都能感受到。”

【五】
“还有其他的记忆吗?”张良不知道怎么安慰韩信了。
“有的。”韩信的神情有点恍惚,“那一世,是在中世纪。有吸血鬼的存在。我,在那时候是教廷特使。
而他,是天堂福音。你知道吗,我见到他时,内心是有多激动啊!然而,他,却记不得我了……但是我想,这一世,我至少可以陪伴在他身边了,保护他。”
“他,是张子房?”
“嗯,是的。”
“在那一世,你们在一起了吗?”
“没有。我就是个特使而已,教廷特使,平时的任务是保护主教,也就是天堂福音。嗯,而且我们教廷不接受这些的所谓的爱的。
“但是,能陪在他身边,保护他不被吸血鬼给吃了,我已经满足了。
“后来,圣殿之光出现了,那个一直被子房念叨的大人,居然是他!那个曾经的君主。同样的,他和子房一样,没有曾经的记忆。也同样的,我们仍然都喜欢子房,只不过这一世,子房不知道。
“后来,我亲眼看到圣殿之光装着喝醉的样子,亲了子房,子房露出来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样子——脸很红。但是看起来快哭了的样子。
“我恨圣殿之光,然而……我却没有能力杀了他。不过我挺开心的,因为子房拒绝了他。
“后来发生了一场教廷与吸血鬼们的大战。我没有保护好子房,他被德古拉给抓过去的。
“德古拉原来就是圣殿之光。一个是欲望,一个是本体。
“子房的贞洁是在那时被夺了。德古拉露出来丑恶的嘴脸。”
韩信讲到这里时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讲到:“而我,什么也不能做,到的时候,看到了子房目光呆滞。浑身发抖……然后,就看到德古拉来了,接着我感觉我很痛很痛。
“子房哭了,哎,你知道吗张良?子房为我哭了诶!我那时很痛,但是就是死不了——这也是德古拉的意愿。他……他……当着我的面狠狠的把我的子房给操了。子房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我不知道疼了多久,血流了多少,只感觉力量渐渐消失,浑身无力,意识闲散。在子房一直不停的哭声中,我有一次死了……”
张良拍拍韩信的背,表示安慰。

【六】
“你信吗?”
“嗯。”
“谢谢你。”韩信露出了孩童般的微笑。“谢什么?”张良纳闷了。
“谢谢你相信我啊!”韩信笑得很灿烂,“真可爱。”说着用右手手一把搂住张良,一边伸出左手揉了揉张良的头发。
张良懵了,任由韩信揉头发,突然反应过来,脸红着把他一把推开。
韩信笑得特别开心,他眨了眨眼睛:“你有空能多来来吗?”
“诶……”张良犹豫了下,最终答应,“好吧。”
韩信亲了张良以下。最终张良是红着脸低着头在韩信的笑声中离开的。
刘邦也听了张良的录音,皱了下眉头,“良良信吗?”“信。”“啥啥啥?不会吧,这一听就好谈扯!”
刘邦顺便嘲讽了下韩信。然后一把拉着张良,往外推,张良来不及抗议,就被推入刘邦的车里——
“良良今天来我家住好了,现在一起吃饭吧!”“诶诶诶?”“不行么?”刘邦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我没带钱……”“没事我请你!”“好吧。”
同意了?刘邦一激动,啪唧一口直接亲上了一脸懵逼的张良。


【END】
我知道结尾很草率😂
对了其实韩信的回忆是比较偏激的,毕竟只是他自己的想法嘛qwq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