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迦

是浪子无家,只唱欢歌…

in our story ①

不定期更新,大概有五篇吧……
吃我亮良cp!!!军师组好萌的说,有人吃吗?

这一期的亮良部分可能很少xxx
先是西汉组的混乱关系。
一开始是良➡️邦 邦➡️信 信➡️良

完美的写崩了的样子。


“军师怎么办啊!”韩信扛着刘邦,很急的对张良说,“你的书里有没有办法啊?”
“没,没有,目前没有……”张良的声音里带着点哭腔,双手不停的翻着书页,颤抖着。
突然翻着书页的手停下了:“啊,重言,我找到了!”声音里带着欣喜又有一丝忧虑。
张良知道韩信喜欢自己,也知道刘邦喜欢韩信,更知道自己喜欢自己的君主。
也许我的确是我该离开了吧。张良温柔的盯着刘邦,我的君主,接下来……祝你幸福。然后转身对韩信说:“重言,我找到办法了,只是会付出一点代价……接下来,你可不要和君主吵架啦!万一君主又这样了,还真没有第二个良了。”
“啊?什么?”韩信不傻,听出了张良的言外之意,刚想阻拦,被张良身上放出的来自言灵的光格挡在外。
“再见。”张良看了看刘邦,又看着韩信,笑了。
言灵治好了刘邦,但张良却消失了,只留下了张良的言灵之书。
韩信在震惊中影影约约听到一句:“重言放心,我没死……我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而已……君主他醒来后你会记得我了,同样,当我到了那儿,我也将忘记你们。”
“那——你在哪儿啊!”
没了回答。

放下了。君主,祝你幸福。重言,抱歉啊……张良感到自己在变小,在下坠,迷迷糊糊想。

“香香香香别生气了啦!”刘备安慰着生气的一直在砸东西的孙尚香,“我和小亮亮真的没关系啊,相信我好吗?”
孙尚香依然黑着脸。
见自己媳妇依然不理他,刘备想了想,对孙尚香说:“这样吧,这几天我们帮小亮亮找一个人陪不就行了吗?”
“……笨蛋刘玄德。”

刘备一脸尴尬的对诸葛亮说了这件事。
“所以主公带臣出来干什么……”诸葛亮无奈了。
“当然是——”刘备停顿了下,“找媳妇啊!”
“……臣觉得臣可以走了。”
“啊啊啊小亮亮别这样啊!”

张良眼前依然黑乎乎的。只有两个念头。
头好痛。
我是谁,这是哪。
第一个的疼痛感还在继续,张良判断出这是真实的。
而第二个,张良认真的想了想,哦,我叫张良,字子房。这里是哪我不知道,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啊,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感觉,身边好像少了两个人?一个很会跳吧,好烦的样子;另一个似乎有点无赖,但……他们都对我很好。以及,我的手中似乎少了一个物品……啊对了,是书,言灵书!
张良笑了笑,总算想起点什么了,虽然依然没有记起自己从哪里来。

“唔……重言?”
“臣在。”
“谢谢你。”刘邦笑嘻嘻的给韩信一个大大的拥抱。韩信没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言灵书。
“君主,请自重。”韩信歪了歪头,“还有,这没什么值得谢的。至少不是谢我。”
“喂雏儿啊,不谢你谢谁呢?”
“谢军师。”
“军师?唔……我没有军师啊。你说笑了吧?”刘邦认定韩信是因为不好意思下这样说的。
韩信也没什么可说的了,继续看手中了言灵书——不知不觉间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的字在写着,但韩信却看不懂,但他却知道,这本书的主人还活着,上面写的就是他的故事。

眼中有一个白发少年,带着单片镜,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
不知为何看着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位少年用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摇了摇手中的扇子,不理会在自己旁边的刘备,直径走过去。
“你在找什么,需要帮忙吗?”
“你是谁?”
少年不回答诸葛亮提出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另一个。
诸葛亮笑了笑:“我叫诸葛亮,字孔明。你从那里来?”
“哦……”少年看了看诸葛亮,“我是张良,字子房。良不知道良怎么来到这的。”
张良略带歉意。
“哦,失忆的家伙。”诸葛亮不由得升起一份怜悯,摸了摸张良的头,张良嫌弃的闪开。
“不如跟我走吧?”扇子又摇了摇,诸葛亮笑眯眯的对张良说。
张良歪着头看了诸葛亮好久,然后再点了头。
“好。”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45)